莫貘魑

子孩熊食。
沉迷勇利,无法自拔。

第一季的塔塔简直嫩出水了(捧大脸)

@博斯藤壶 太太的勇利世界第一可爱(抱着小天使激动的哇哇大哭)p2鬼畜请忽略2333

@川澍开荒小队 某人说另一张很月黑风高我就不放了23333祝大川流和花千树新婚快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诶?)

【1005肖战生贺】先生你的耳朵露出来了(沐蛋)

超星星部分混合设定(???)

关于一只兔子精在狮子家稀里糊涂长大的故事(x)

肖兔兔生日快乐!


——————————————————————

n年前某夜


狮子家族的肖夫人一脸慈爱地看着怀中的婴儿

"嗯……这孩子毛发旺盛不愧是我森林之王的后人(?)就是……这牙口不太齐整,门牙也忒大了些……不过还是个美人胚子,和隔壁床那位可爱的夫人(?)一个样……"

"夫人,给小少爷取个名吧"

"……也许长大就……"

"啊?叫也许吗!好的夫人,没问题夫人!"

"……等等你刚说什么了"

房间外


医生:肖先生,(拿着一顶绿色手术帽)您先戴上这个


肖先生:…………



星星幼稚园


这天星星幼稚园来了个新童鞋,

"大家好,我叫橙汁儿,可以和你们一起玩吗"

"……嗯也许啊,不知道为什么好想玩她(!)"

"喂,伍喵喵你冷静一点!"

于是开园以来最惨烈(?)的追逐大战上演了

橙汁儿:等等说好建国不成精的呢!我悄悄在果盘上成了精就算了(对就是橙子精),你们一个个都胆很肥啊!还有伍喵喵为什么你老是追我!

伍喵喵:你才知道吗喵,原来你是橙子精啊,怪不得老想把你当球踢嘞喵!

肖maybe:……伍喵喵你个四脚并用的能不能考虑下我只能蹦啊!……等等我一只狮子为什么要用蹦的

远处的彭欢欢吮着手指:……好想吃



肖宅


肖太太:也许!校运会好好比,别给我狮子家丢脸!

肖maybe:哼,我会的!

肖太太最近很烦恼,这软绵绵的顶嘴,这呼一下飘过来的小白眼……到底是遗传了谁呢……我的儿子不可能这么可爱(。




公园


和妈妈吵架跑出来的maybe坐在椅子上

哼,不就是校运会没拿到长跑冠军拿了立定跳远冠军还破了10年前斑羚理事长的纪录了嘛(从小当狮子养的体力值)……干嘛说那是食草动物才比的(?)还骂了我一通啊

一对刚买完菜的小情侣打闹着经过,不小心袋子掉了,两根胡萝卜咕噜噜滚到也许脚边

maybe: 好像很好吃的样子……额不对我是狮子啊!忍住忍住!

小情侣:啊谢谢你帮我们捡起来!你真是个好……额,先生?你的耳朵露出来了(。

maybe:⋯⋯



多年后


终于发现当年抱错隔壁床兔娃娃的肖太太迎回了自己的存崽

才发现自己的兔儿子已经不知不觉被土狼家的公子拐走了(?)

maybe:木木!今天白菜胡萝卜打折,我们去逛超市吧!

沐沐:……(拿出一顶帽子)夫人你先戴上这个,耳朵都露出来了

maybe:……总感觉在哪里听过?

RT

像名字一样

默默吃就很好嘛!(厚颜无耻)

【沐蛋】丢失永无岛

人物角色ooc

对话流

谢谢给我一个美丽的童话,虽然我也很想你们永远别长大

我们有缘再见

—————————————————————

“你怎么也没人来接你啊”

“我爸爸妈妈还在上班呀,你呢?”

“司机叔叔说路上堵车”

“司机是什么呀”

“隔壁开车的王叔叔”

“啊?”



“我以前怎么不认识你啊”

“因为我是小三班的,你是小一班的”

“你怎么知道啊?”

“我们班小花给你写情书,被我看见了”

“……”




“你叫什么名字啊”

“韩沐伯”

“好像老伯伯的名字哦”

“你才像老伯伯!那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肖战”

“肖蛋哈哈哈哈哈哈好像大笨蛋的名字”

“……你才是大笨蛋,你全家都是大笨蛋”




“蛋蛋,生气了?”

“哼”

“我妈妈给了我零花钱,我请你坐兔兔车”

“……”

“我爸爸经常请朋友吃火锅,虽然我不知道火锅是什么,不过肯定是好吃的,他跟我说长大就可以吃,蛋蛋我长大请你吃火锅好不好”

“好”





“伯伯”

“……不要叫我伯伯”

“我妈妈说明天要搬家了”

“搬家是干嘛的”

“搬家就是去有点远的地方”

“所以我要去上另一个幼儿园了”

“那样就不能见到蛋蛋了吗”

“嗯,也不能见到伯伯了”




“没关系,爸爸说过有缘千里来相会,我长大了肯定会再遇见你的”

“可是你长大了我就不认得你了呀”

“那就不要长大”

“嗯,不长大,伯伯会认出我吗”

“嗯,蛋蛋这么好看,我一定不会忘记你的”




“爸爸妈妈来了,伯伯再见”

“蛋蛋再见”


—————————————————————


“肖战,你过来一下”

“好的,经理”

“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公司新聘请的法务顾问”

“你好,我是韩承锦”

“你好,我是肖战”





“嗯……韩顾问”

“嗯?”

“冒昧问一下,你改过名吗?”

“嗯?嗯……好像有吧,记得以前小时候有个名字,后来被我妈嫌弃太像小老头就改了,你怎么知道的?”

“没,我猜的”



你看,我们都没有遵守约定


即使我在无知无觉中依然遇见你


却在跌跌撞撞里丢失了永无岛


我们还是,长大了

@友朋小吃 这个人突然在电梯里笑翻原因大概是 :

肖战不想和某人说话并向某人扔了一本《不必交谈的时刻》,并说"感谢这本书出现在我的此.时.此.刻" (冷漠)

#占tag混乱邪恶一秒#

【澡堂歌手】谷嘉诚你到底把我的袜子放在哪里了

没什么,就是想放飞一下自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洗澡要有袜子2333
改编自《张士超你到底把我的钥匙放在哪里了》
——————————————————————
谷嘉诚你到底把我的袜子放在哪里了

词曲:澍苗苗今天也很可爱 

昨天晚上我在洗澡途中

突然想起我没拿袜子 

我打给你二十六个电话 

你没有接 

你没有接! 

【澍:你回话了

 谷:? 

澍:袜子在哪 

谷:? 

澍:你约完会就回家 

谷:嘉成慢点吃(挂断)】

 合:可是谷嘉诚你这个混蛋! 

你带着小伍去了健身房(什么鬼 

你到底把我的袜子放在哪里了 

你到底把我的袜子放在哪里了! 


冰箱找了尖叫鸡也捏了 

连隔壁大伯(战:冷漠)我也都问过了 

(欢:沈膜东西!) 

你就是忘了!你就是忘了! 

老白我在等你昂! 

星海里的小哥真的那么可爱吗,

 星海里的小哥真的那么可爱吗! 

(谷:哦)


 抽风机的风洗面奶的雨 

洗澡水好凉了落满地 

苗苗我已经冻得不行

 谷大爷你到底在哪里 

Sancta Maria Sancta Maria 

让这个遛鸟的大爷回家吧 

袜子啊袜子,你快快出现 

(欢:苗苗你吵死啦!) 

(苗:今晚决定不睡了!我们来开个partttttttty) (欢:-.-) 

大不了让欢欢再去重新买一打 

大不了让欢欢再去重新买一打

 重新买一打! 重新买一打! 

(光:澍哥你吃的真的是精神药啊) 

(希:光哥瞎说什么大实话)

 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

 我闹木有钱一下买十打 

你就乖乖住在小伍那也别回来啦! 

(欢:你袜子都是我帮你买的!)

 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

 我闹木有钱一下买十打 

欢欢很忙的!(郭子凡玩鸡:呱——)

【沐蛋】关于要好好看路不然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毛的故事END

依然是和@友朋小吃共同产出的脑洞
背景设定大概是白队全员狼族,红队全员吸血鬼(大概)
虽然是食物链的对立面,但是老白泽希和老谷老韩却谜一样跨越物种成为铁磁(x)大概是因为他们同样崩的一去不回的人设吧(你)
——————————————————————

如果命运还能重来一次,肖战宁愿因为不小心睡死在路上而被晒得灰飞烟灭,而不是变回原形图一时痛快 


一切都是那么地巧合,当韩沐伯第一百零一次张开嘴打算遵循社会主义价值观对月抒发真挚情感时,肖战作为一只半梦半醒的蝙蝠以老司机般的漂移速度啪嗒一声撞进了狼嘴里 


嗯,完美的邂逅

沐:唔……刚刚花生了什么(吐了出来)

肖战正从强烈的晕眩中努力缓过神,一抬头就看到一只大狗(?)哼哧哼哧异常兴奋地盯着他……

正想趁着对方没来得及为难他火速逃离现场,无奈他一时半会儿脑袋还一团浆糊,想用爪子先爬几步离开事发地点,视线突然又天旋地转了一番

韩沐伯觉得……他从来木有看见过这么好看的小蝙蝠!在伸手不见五爪的森林里,他的小蝙蝠真是黑出了水平!黑出了风格!黑得发光!黑得精彩!连他这个光棍一个多世纪的直狼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于是他愉快地决定,把小蝙蝠叼走 

肖战:excuse me???

狼族的韩大伯有个出了名的宝贝箱,这个宝贝箱一度被常到他那蹭吃蹭喝的老白和泽希嫌弃为老干部作风的完美结晶,里面有他最喜欢的搪瓷口杯,红本本和交警同款黑大衣……哦,现在还有了一个肖战

肖战一脸冷漠地缩在角落里,努力拉开与这些不明物体的距离。他知道韩沐伯是个狼人,月圆之夜会化成狼形,他可不想让对方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然后被当做晚餐或者夜宵

可惜天不从人愿,韩沐伯新欢入住,丝毫不掩饰对他的兴趣盎然,把他摁在爪子下来回舔弄一番,直到弄得小蝙蝠可怜兮兮成了一团湿漉漉的毛球,此刻肖战内心是崩溃的,吸血鬼的五感异常敏锐,而他的耳朵又比别人敏感,韩沐伯这一通从头舔到尾,小蝙蝠从内到外都要软成一滩水,耳朵更是红的发黑,也得亏他毛是黑的 

沐:"好看的小蝙蝠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韩沐伯,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你咋不说话?还晕乎着呢?"

 肖战的内心此刻飞奔过无数可爱的小狗,自觉可能暴露了身份,打算先下手为强,争取赢在起跑线上

战:"……你怎么知道?"

沐:"哇,真是吸血鬼啊!"

战:"……"你tm在逗我? 

沐:"你是不是想知道我怎么知道的?"

战:"不想(冷漠)" 

沐:"我猜的!因为你长的太好看了!" 

战:"……"我只是一只蝙蝠请问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还有…… 

"韩沐伯!别舔了!你是狗吗!别舔了……啊~等一下~" 

"嗷?"(舔) 

"……你死定了(〝▼皿▼)"

沐:"好像快黎明了,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家吧" 

战:"不用……" 

沐:"啊,忘了你不能晒太阳,我有个办法带你回家" 

"等等……"不好的预感 


下一刻韩沐伯不负众望地嗷呜一口把肖战含进嘴里,并为自己的聪明才智很是得意地摇了摇尾巴(?) 

战:你真的死定了(微笑) 


欢欢:肖战你这身上都是沈膜味道!!!快去洗澡!? 

希&澍:这根正苗红的气息好像是隔壁村老韩的味道……哦……哦~(我很懂)

光光:什么?什么情况??(懵逼)

多年以后,韩沐伯终于用他的死缠烂打不撞战战不回头(咦)的能力功夫不负有心人地追到了血族的高岭之花,并成功说服其与他一同建设社会主义,共创温馨和谐的美好家园(x) 


血族和狼族一众吃瓜群众表示不想说话并向韩沐伯扔了一只狗 

谷:老韩你好歹也是狼族的长辈这样整天把自己当哈士奇人设很崩的 

沐:狼族高贵冷艳的人设不是早在你追小伍的时候就崩光了吗 

伍:老谷雾~月圆之夜我带孩子们去老地方等你啊! 

凡:!!!拒绝老谷!!!无尽吞噬!!! 

谷:???